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活动动态 > 正文
活动动态

“非遺”在唐山省級非遺項目冀東民歌傳承人劉榮德:傳唱冀東之音

发布时间:2022-06-22 浏览次数:

  “門前有大海,背靠有青山,懷裏抱著一馬平川的萬頃好良田……”冀東民歌《啊!唐山,我的家園》勾勒出一幅山高海闊、蝦肥蟹美的唐山圖景。這是86歲的河北省非物質文化遺産冀東民歌項目代表性傳承人劉榮德收錄在《劉榮德聲樂作品選》中的第一首歌曲,短短的歌詞中有山、有海、有魚米香、有板栗甜,有科學發展,也有鳳凰涅槃。劉榮德説:“民歌是音樂的根。冀東民歌傳唱的是冀東之音,述説的是呔韻鄉情。”

  冀東民歌是發源於唐山地區的古老民間藝術,是河北民歌的一個重要分支,也是我國民歌寶庫中的重要組成部分。原唐山地區北依燕山,南臨渤海,東接東北,西鄰京津,灤河貫穿中部,涵蓋現唐山市及秦皇島市,地貌涵蓋山、海、河流、平原,是漢族與少數民族接壤、交流、融匯的地帶,民歌體系齊全。

  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冀東民歌自然形成了獨特的藝術風格,題材廣泛、體裁豐富,直接反映冀東地區的歷史、社會勞動、風土人情、愛情婚姻、日常生活等,是冀東地區的歷史傳説和編年史,具有人文研究價值。2014年,冀東民歌被命名為第四批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保護項目,成為唐山市一張具有濃郁地域色彩的文化名片。

  冀東民歌有勞動號子、叫賣調、秧歌調、小調等,《茉莉花》《撿棉花》《繡燈籠》《梁山伯》《蒲連車》《放風箏》《光榮榜》及稀有的唐山工人民歌《住鍋夥》《窯工苦》《下煤窯苦難言》等作品享譽全國。

  傳承人劉榮德是唐山音協原主席、唐山群藝館原館長,曾榮獲中國民樂藝術終身貢獻獎、中國合唱傑出貢獻獎,出版研究冀東本土藝術專著10余部。

  來到劉榮德的家,桌案上文房四寶整齊陳列,四壁挂滿了墨香四溢的書法作品,案頭碼放著《唐山地區民間歌曲集》《冀東民歌研究》等書籍。86歲的劉榮德,雖已滿頭華發,但精神矍鑠、耳聰目明、才思敏捷,談起與冀東民歌的情緣更是滔滔不絕。

  劉榮德從小和父親劉向辰學唱民歌《孟姜女》《小白菜》《小放牛》,幼小的心靈早早埋下了傳統文化的種子。1958年,劉榮德到昌黎縣文工團工作。1960年,單位委派劉榮德向冀東民歌藝人曹玉儉學習民歌。“曹玉儉當時影響力很大,在中央歌舞團、天津音樂學院、河北歌舞團、上海音樂學院教授過冀東民歌。我用一年時間學藝,和他同吃同住同勞動,把他的民歌收集過來。”劉榮德説。

  在曹玉儉家,劉榮德上午幫忙種地,下午學歌,晚上復習。曹玉儉採取面對面口傳心授的方式,要求劉榮德在背會之前不允許記筆記。“當時我們盤腿坐在炕上,中間一張桌,一人一杯茶,他唱一句我唱一句。”劉榮德對當年情景記憶猶新。冀東民歌如《茉莉花》有11段歌詞,全部唱下來要20分鐘。“我那時年輕,五六天背一首歌。背下來後,曹玉儉坐在炕上,讓我站在地上打竹板演唱。”

  曹玉儉是全國有名的民歌手,劉榮德在當時也是家喻戶曉的獨唱演員。兩人每天的民歌教學成了村裏的一道獨特風景。兩人學歌、復習歌曲的時候,小院都被村民圍得水泄不通,悠揚的歌聲滋潤了村民匱乏的文化生活。同時,劉榮德與當地村民結下了深厚的情誼,村民有個家長裏短都愛找他幫忙。“當年不只學到了藝術,也學到了怎樣做人,文藝工作者怎樣和群眾打成一片,成為群眾的家裏人、貼心人。”一年期滿,劉榮德帶著學得的37首冀東民歌離開了村莊,數百村民戀戀不捨,自發相送數裏,曹玉儉灑淚送別。

  1963年,劉榮德和曹玉儉、大酸梨(周樹棠)、駱駝旦(鄭名禮)等河北頂尖級民歌藝人,在天津市為《中國民間歌曲整合河北卷》錄製音像資料,後受邀赴京為地方和部隊文藝團體、音樂院校示範演唱河北民歌。從此,河北民歌、冀東民歌享譽全國,劉榮德被譽為天才的民歌演唱家,更與時任中國音樂家協會主席的呂驥結緣。

  數十年的研究、沉澱,劉榮德先後編著出版《冀東民歌研究》《劉榮德聲樂作品選》等書籍,其創作的新民歌《金色的港灣》《建港素描》《渤海之夢》,在中國國際合唱節(北京)榮獲創作獎、和平鴿演唱獎;創作的新民歌《鬧花燈》《晚霞情》,在新加坡舉辦的亞洲合唱比賽中獲最佳創作、演唱獎,在世界奧林匹克(釜山賽區)合唱比賽中榮獲銀獎。

  對於冀東民歌的現狀,劉榮德用沉重的4個字來概括——岌岌可危。隨著時代的發展,尤其是機械化生産的出現,如勞動號子、叫賣調、秧歌調等部分傳統民歌已失去存續條件。其中,冀東民歌中的叫賣調有賣針調、賣藥糖調、賣估衣調、賣飯調等。為搶救叫賣調,劉榮德自行創作,設計逛廟會場景,編排節目《叫賣調聯唱——逛廟會》。目前,劉榮德成立了藝術團,傳授冀東民歌,並經常赴中國音樂學院、天津音樂學院、天津師範大學、河北師範大學、河北傳媒大學、燕山大學為年輕學子講授冀東民歌。

  對於未來,劉榮德説:“我的身體還行,對冀東民歌的保護與傳承也有些想法,希望能建立冀東民歌博物館、大師工作室,我有物品、聲像和著作,還可以講學,一定要把冀東民歌保護起來,傳承下去。”